守望 传承 创新 人文东坡 大美“非遗”

责任编辑:区新闻中心 文章来源:区新闻中心 发布日期:2017-10-13 点 击 量:327

  “孕奇蓄秀当此地,郁然千载诗书城”。上古眉州之称的东坡区,是眉山市市辖区,在这块面积133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三苏文化、忠孝文化、民俗文化源远流长。依托眉山“文化立市”战略,东坡区提出建设富裕美好人文新东坡 ,奋力建设产业强、百姓富、生态美、文化兴的美丽东坡。目的就是要让人民“看得见山,望得见水,记得住乡愁”,而非物质文化遗产(简称非遗)作为重要的文化资源,一项项令人拍案称奇的文化技艺,历经百年甚至千年的时间洗礼,犹如一颗颗散落民间的珍珠,迸发出绚丽的光芒,承载着东坡人民的乡音、乡情,在东坡区建设“人文新东坡”的道路上,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。

  目前,在我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中,不少“非遗”项目正遭遇“后继乏人”的困难局面,面临消失的危险。我们不得不加快保护的脚步,奋力留住属于东坡人的乡愁,让祖辈遗存下来的传统文化开枝散叶。


千年文脉

“非遗”文化光芒闪耀


  “刘氏匾联木刻技艺”,产生于清光绪22年。眉州人刘天缘传承祖上刻字技术,开设了“天缘号匾联木刻铺”。其技艺远近闻名,被称为“眉州刘一刀”,受聘为三苏祠文专司匾联木刻制作。现由其第三代传人刘茂林继承该技艺。2016年10月,“刘氏匾联木刻技艺”申请成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。

  来到“天缘号”店铺,笔者抬头可见醒目的金色匾联,上刻有黑色漆字“天缘号”。匾的右上侧刻着“百年老店  匾联木刻”八个字,字体由上往下,竖线排开。左下角则加盖上两块儿红色的印章。阳光下,匾联熠熠生辉,夺人眼球。

  阳光照进“天缘号”,拂过店内古色古香的牌匾,一头撞进正在雕刻匾联的刘茂林怀中。刘茂林坐在一个高木凳上,趴在一块木匾上,精修雕刻着一块汉字。一系列形状各异的刀具,整齐地铺展在金色的绸布上。因汉字笔画的变化,他雕刻手法也变得不同。只见他双眼直勾勾的盯住木匾,牙关紧咬,两腮微微鼓起。沉重的木匾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摇动起来,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。笔者倏地明白,这是一项结合精湛技艺的力气活。选刀、执刀、进刀、退刀,他的刀法简洁明快,动作干净利索。被刀铲起的碎木屑,由刘茂林一吹,就像一片片卷曲的花瓣儿,在空中腾起后,又簌簌地落下。

  “刘氏匾联木刻”是一项纯手工操作的技艺。刘茂林选择优秀的书法作品拓印于扁牌上。他尤其喜爱拓印苏东坡的诗词,随后精修细刻,打磨上漆,最后封蜡。“手工雕刻的书法作品深浅度讲究,笔风流畅,立体大气,把书法家的精气神体现出来。”刘茂林说道。精美的作品背后,是刘茂林五十余载的潜心雕刻。刘茂林说:“我从四岁开始学木刻,在父亲的指导下,每天进行七八个小时的雕刻学习,培养了我极高的静心和耐心。”年复一年,直到刘茂林十八岁成人,父亲才放心让他单独雕刻作品。看着雕刻的作品在自己手中慢慢升华,刘茂林的精神得到了满足,他的雕刻技艺也越发的精湛。

  古色古香的三苏祠内,现存的匾联基本出于刘家三代之手。刘茂林至今仍为三苏祠刻联制匾,进行匾联的整修、维护。“能够参与这项工作,我十分的自豪。”刘茂林身着一袭唐装,辗转于三苏祠内的牌匾前,驻足观察。结茧的手拂过一块块匾联,触摸着跌宕遒丽书法字体。此刻,他与牌匾间似乎传递着某种感情。

  刘茂林说:“这项技艺是祖辈给予我最好的礼物,是对东坡文化的传承和发扬,绝不能轻易丢失。”他呼吁更多的人加入进来,学习这项技艺,弘扬三苏文化。

  “钦斋泥塑”是珍贵的民间传统雕塑艺术的延续。它起源于清道光年间。至今已有170多年历史,几经兴衰,但仍以顽强的生命力存在于眉山地区。

  李长青是“钦斋泥塑”第七代传人。初见李长青,清瘦的脸庞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,三十五岁的他看起来干净儒雅,文质彬彬,待人温和,很注重礼节。笔者很难想象出,他成天和黏糊糊的泥土打交道的模样。

  “咚咚咚,咚咚咚”极富节奏感的韵律中,李长青挥拳锤打泥土块,并在泥土中加入棉花反复搓揉。“棉花的纤维可以防成品开裂。”李长青说道。他娴熟流畅的动作,铿锵有力的敲击,展现出一个技艺人最魅力的时刻。练泥、画稿、搭架、上大泥、细刻等工序后,一团团的眉山红泥,经过李长青的手注入了灵魂和生命,演变成一个个栩栩如生的泥塑作品。

  李长青说:“钦斋泥塑的题材主要以本地民俗为主。”民间传说、历史故事、乡俗生活等无所不有。李长青的工作室里, 陈列着大大小小、形态各异的泥塑作品。《白石老人》《书先生》《戏班》《钟馗出巡》《阿氏多尊者》《掏耳朵》等系列泥塑作品,造型洗炼夸张,神情生动,别具一格。《书先生》入围第十二届中国美术作品展览雕塑展,《白石老人》囊括中国工艺美术界最高荣誉“百花奖”和第九届中国海峡艺博会金奖。

  李长青傲人的成绩背后,是他对“钦斋泥塑制作技艺”孜孜不倦地传承和坚守,是传统诗书文化影响。李长青说:“诗书文化是根脉,有了文化的滋养,才能体现出泥人风骨。”

  “致雅堂传统火绘技艺”用铜或铁做成带木柄的铁笔,用木炭火或酒精火烧特制笔头得到适当温度,主要在木、竹制品或土纸上绘制图画,其过程全部为手工完成,色泽层次丰富,典雅古朴。至今已有一百六十年历史,第四代传承人赵启明,传承了传统火绘技艺精髓。

  “致雅堂传统火绘技艺”制笔,用火温控,绘制图案,木、竹制品罩漆,纸绘装裱,整个过程全由赵启明一人手工完成。赵启明的家像是一个藏宝库,存放着各种工具:绘画烙画的纸,颜料,布料,木材,书籍,还有一台装裱机器。

  赵启明偏爱在薄纸上,用火绘图案、文字,表现人们日常生活,表达情感。他的作品《三苏祠》《东坡醉酒》《东坡读书图》《罗平古镇》,奇特美观,古朴典雅,分别送往甘孜阿坝等地展出。目前他正在创作中的作品《东坡故里泡菜香》,是一卷长12米,宽1米的长画卷,画卷描述了东坡人制作泡菜的过程,民俗特色突出,传递着浓郁的东坡文化。

  在今年三月的“樱花博览会”,九巷十坊分会场,赵启明现场展示了在纸上火绘图画。他用被酒精灯烧红的铁笔,在薄纸上绘画,高温接触到纸的表面立刻碳化。赵启明精准地控制着铁笔接触纸张的时间和速度。薄薄的纸张居然能完好无损。这样精湛的技艺,引来许多省内外游客驻足观看,并点赞。现场就有一位省外的姑娘拜师学艺。

  “拜师学艺的人很多,遗憾的是,最后都没有人能坚持下来。”赵启明解释说道,“因为纸上火绘技艺完成一幅长宽一米的精致作品,需要两个月或者更长时间,十分耗时,而且作品的商业价值不高,所以最终几乎没人坚持学下去。”

  如今,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技艺面临后继无人,赵启明产生了和他的父亲赵国成同样的担忧。在他的记忆中,父亲赵国成常说:“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,可不能毁在我的手上,一定要传承下去。”于是,家里的孩子从小就跟着赵国成学习火绘技艺。赵国成不但担心自家技艺落寞消亡,也担心其他的传统文化技艺逝去。于是,赵国成花钱请来各种传统技艺大师,到家里教赵启明和兄弟学习。赵启明说:“那时,父亲每个月的工资就二十块钱,请师傅的钱几乎占据父亲所有工资。”赵国成还招呼周围邻居家的孩子来一起学。长大后的赵启明会唱川剧,拉二胡,画国画,设计策划,做家具,装饰,装裱,摄影,泥塑,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。

  “如果没有走进非遗,我们无法感受它的价值和意义。祖先传承下来的一切,寄托着我们人类共同的理想信念。”赵启明仍然倔强地传承着这份珍贵的技艺。

 

“非遗”传承

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

 

  据统计,目前我区最新一批“非遗”资源项目16个,其中,列入省级非遗项目名录有“裕泰乾马氏芝麻糕制作技艺”、“苏东坡酒传统酿造技艺”、“东坡肘子制作技艺”3项、列入区级非遗项目名录有13项,区级名录保护体系已初步建成。

  为了更好的传承保护“非遗”项目,让“非遗”项目活起来,东坡区大力发现并挖掘 “非遗”项目,通过录像、录音、文字、图片等多种方式真实、系统、全面记录,并将数据信息保存起来。市非遗办杨宇主任告诉笔者,今年东坡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挖掘和保护工作十分出色。

  为扩大影响力,今年以来,市、区政府积极组织“非遗”项目参加对外文化交流活动,包括正月“香港欢乐春节文化庙会”,3月18日开幕的“首届眉山樱花节”,6月10日“第六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”,7月17日“第四届四川国际旅游博览会”。

  杨宇主任说:“组织非遗项目参加此类活动,既宣传了非遗项目传承人个人的传统技艺,为非遗传承者带来一定的经济效益,还让更多的老百姓关注和保护传统技艺文化,更在无形之中宣传了东坡文化,对弘扬东坡文化起了积极的作用。”

  同时,“非遗”保护成果图片展、“非遗”保护摄影展、民间“非遗”达人秀、 “非遗”文化进广场、进校园、进社区、进军营、进机关,特色鲜明的“非遗”展演展示如火如荼。

  李长青告诉笔者,他和父亲李永贵,多次参与了“非遗文化进校园展演”活动。目前已分别在市一小、苏南小学、苏辙小学进行非遗技艺现场展示。市一小200师生参加,现场观摩。看着李永贵用泥塑,变戏法似的,捏出小动物,如飞鸟,蜻蜓等,学校师生们都欢悦起来,直呼喜欢。李长青说:“非遗与教育集合起来,让青少年了解泥塑技艺,爱上中国传统文化。在孩子心里埋下一颗种子,合适时候生根发芽。”

  非遗传承走进学校,非遗传承走进社区,非遗传承从孩子做起,这使得散落民间的“非遗”珍宝逐渐走入人们的视野,被人们熟知,被人们接受,被人们传承。

  非遗传承的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,不再是梦想。

 

创新释放“非遗”新活力

老手艺找寻新出路

 

  传承珍贵文脉,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,我们任重而道远。未来如何让“非遗”得到更好的传承与保护,杨宇谈及到三个词语:“守望”,“传承”,“创新”。守望精神家园,传承珍贵文脉,技艺技术改进创新。”

  在创新上,做的比较突出的是“裕泰乾马氏芝麻糕制作技艺”项目。以前,人们生活困难,逢年过节才能吃得上肉。那时的“裕泰乾马氏芝麻糕”,油多,味甜,符合老百姓口味。进入九十年代,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,不喜欢重口味的甜点。为了适应这些变化,“裕泰乾马氏芝麻糕制作技艺”第三代传承人马自生,不断推陈出新,推出低糖、低脂的芝麻糕;同时将每盒芝麻糕,内设独立包装,便于保存。这一系列的改变,受到广大消费者一致好评。

  台湾著名出版人、设计家、中古乡土文化遗产积极的抢救者黄永松认为,非遗是生活的一部分,我们要把它和生活融合在一起,这是最好的保护和传承之道。这样的非遗永远也不会消失。

  眉山文化人士、“非遗”保护专家王晋川说,保护“非遗”的目的是更好地传承和发展我们的传统文化,只有让其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,才能吸引传承人,从而更好地保护“非遗”项目。

  保护“非遗”,就是保护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。优秀的文化遗产,是我们的精神家园,东坡文化是我们生生不息的根和魂。传承源远流长,保护不遗余力,保护“非遗”需要你我携手向前。



app下载
微博
微信